请百度搜索安徽盒子健康科技关键词找到我们!

热点推荐词:

口罩与防护服的变迁


在我国疫情高峰期间,社会上出现了无数捐赠口罩、防护服的善举,国际友人也不断竭诚捐赠这些物资。当然,也有歹人借口罩敛财,或坐地起价,或造假售假。另在许多国家,因文化差异,仍有拒绝佩戴的情况……人情百态,在疫情的特殊时期,一一上演,引人思考。

口罩与日常 

口罩和防护服,都是抗击疫情的利器,不仅如此,它们还激发了很多“新鲜出炉”的“艺术事件”,有些微信表情包,被“安装”上了口罩,比如“蛋黄猫”,使之显得更为憨态可掬;也有网友,宅在家中,创制出了“口罩煎饼”;身着雪白防护战衣的天使形象,也成为许多艺术创作的新主题……这些“作品”,均为身处逆境的我们,传递着乐观讯息。

艺术因口罩与防护服而展现出新姿彩,而这两种“武器”背后的历史,也同样曲折跌宕。接着先从口罩开始,略述一二。

口罩可以挡雾霾沙土,避北方寒风,而在当下疫情形势下,口罩更是必备物。毕竟,这面轻软的盾牌,关系到的是生命安危。如此重要的口罩,在人类的历史变迁中,曾谱写过不寻常的往事,而且,云集了东西方元素。

元代时,宫廷中,便有传菜宫人用绢巾来掩口鼻,确保食品不染的习惯,这便是一种“类口罩物”。而若研究一番,此种绢巾的“姻亲”,却是先秦时代就已出现的“面衣”。 

《礼记》有载,女子出外时须遮面,既符合礼仪,也有挡风土之用,而女性遮挡之物,就名为“面衣”。它不仅遮面,全身也可包裹,颇实用。 

《西京杂记》记载过一种“金华紫罗面衣”,是赵飞燕被立后时,她的妹妹恭送的贺礼之中的一件宝物。从这字词中,便可想象其品质,是多么精妙细密。另在魏晋之后,还诞生了男款,著名的“苏公帕”,内中便有“面衣”的影子。

后世的羃离、帷帽,均为面衣的延伸,它们不仅满足于遮面,更是深化了防护全身的效用。这所有服饰,在中国风行恒久,却无一不隐含着西域的气质。

想必,常出现在古装片里的夜行侠士,用以掩避的面巾,估计与面衣也颇有渊源,不过,此物定然是融入了不少小说家的臆想。这种充盈着西域烟云的面纱进入中土后,依然弥漫着隐约的异域时尚,也自然承担着文化使者之要职。

“口罩”在海外的出现,可以追溯至波斯古国。熟悉金庸武侠小说《倚天屠龙记》的读者对波斯明教定不陌生,而与明教渊源甚深的拜火教,其教徒就曾在仪式中,佩戴布罩遮面,这同他们的清洁观念相关。

波斯女性的服饰中,本就有面罩,尘灰被屏蔽的同时,也给自己增添了些许神秘气质,拜火教可能汲取了此类服饰特点,内中隐含有恒久的敬畏心。 

口罩与医学 

公元1世纪至16世纪的海外多国,都曾涌现过类似口罩的发明,有防粉尘的、防有害气体的,但并没有面向医护领域的设计。虽然图像不可考,却可从诸多碎片记载里,感受到过去朦胧的卫生意识。

到了中世纪,黑死病蔓延的欧洲大陆上,一款填着植物香料的鸟嘴形面具横空出世。医生用其抵御瘴毒,尽管它姿容诡诞,背后却拥有多重含义——对病毒的威慑,对患者的仁心。它演绎着古昔面具文化的象征意义。同时,它还有一系列延展效应,驱使着后人持续对芳香植物进行研究。

近代社会,口罩雏形初具,科学性愈加鲜明。其大致经过了这番演变:为阻挡工业粉尘,人们制造了金属质地的口罩,感觉类似防毒面具。

后来,德国医学家米库里兹·莱德奇,经过实验研发,终于“创作”出了轻软的医用防飞沫口罩。1897年,德国的胡伯纳医生,改良了口罩结构,使之更加贴肤,且由于双层纱布间安装了小铁丝架的原因,使得形态更为立体规整。1899年,法国医生保罗·伯蒂,又制作出拥有六层布的口罩,其系结方式更为方便。 

不仅海外医学家研究出各种口罩,我国近代也有创造口罩的白衣先驱。1910年,青年才俊伍连德医生,为防控东北地区的鼠疫,设计了双层纱布构成的“伍氏口罩”。因其价廉质高,便利安全,因而名垂医史。

此次疫情,虽然带来可怖的艰险苦痛,但也从另一方面,培养了公众的公共卫生礼仪。其实,邻国日本的“口罩习惯”,颇值得参照。

我国疫情严重时,该国积极为我国捐赠口罩,而其本身的口罩文化,可谓深入人心,尤其在流感季,街头常现。这一习惯,含有诸多公德礼数,及对于病灾的忧患意识。

不为别人添麻烦,也不令自身受感染,一举两得,构建起整体的社会公共卫生秩序。事实上,早在明治时代,口罩应用在日本便十分普遍。原因不仅是可以隔断细菌病毒,还有装饰作用,不擅长社交之人,也可借以获取心理保护。

疫情中得之不易的口罩,在卫护我们的同时,也提醒我们要敬惜造物。构成生活的任一物品,都集结着人力心血,没有它们,就无法维系现代生活节奏。它们的价值,不能仅通过价签论断。若能从这样的实用物中,挖掘出其功用外的深意,那我们也算做到了物尽其用。

成由俭败由奢,对身边事物的珍视,即是对自身心性的塑造,这个过程是潜移默化的。对于口罩的这类心思,如延伸到生活中,就会有这些可能:对于食物愈发珍惜,环保节约意识逐步增强,崇尚奢侈的风气也能减弱……因为,这个世界的资源,并不是可以无限挖掘的。

戴口罩的诱因,或许夹带着恐慌心理。其实,岁月静好时,也要常怀适当忧患之心。此外,除却正确佩戴口罩保健康外,给予自我积极暗示,戴上阳光的隐形“心理口罩”,目前也甚有必要。

口罩的发展简史中,可以体察到人类卫生意识、社会秩序的变革片段,口罩反映出的是除实用功能外的深层价值。而防护服,作为医护人员披挂上阵的“铠甲”,其背后也有过独特的历史变迁,那还是一种充满着设计创意的变迁,在曾经的欧洲大陆上,掀起了层层波澜。

防护服的诞生

在17世纪,欧洲爆发大型疫情期间,医生们便穿戴过一种专用于阻隔菌毒的防护服。只是,同现在那种穿脱步骤严谨、制造材质精细的医用防护服相比,它的模样怪异了许多,还透着阵阵神秘气韵,很有古早时代的诡秘气质。

当时欧洲的医用防护服,别称鸟嘴服,由路易十三的御医、来自法国的查尔斯·德·洛姆先生研发,他受到“武装到牙齿”的兵士盔甲之启发,设计出了一套从头防到脚的奇特服装。此套装备,包含一件皮子或蜡帆布制成的长衣,此衣看上去宛若修士袍;还有厚实的手套、靴子、皮裤,医生的手腕及脚腕处,会被牢牢扎紧;另他们还配有一顶宽沿大帽,这样可以与患者面部保持距离;最后,他们还会持有一根特制木棍,专用以检查病人病况,以此代替近距离肢体接触。

然而,该装备中最显眼的,则是一件鸟形的奇特面具,看起来好像防毒面具的它,学问最深。首先,面具的红色玻璃眼镜,相当于现在的护目镜,可以隔绝病人呼吸的气体以及唾液飞沫;在弯曲的“鸟喙”内,包含有绷带,是绷带与医生的鼻子在支撑着“鸟喙”,此外,它还有“呼吸器”的作用,其中设有两个小孔,容入多种草药,比如干玫瑰、樟脑、没药、苏合香等,目的就是通过它们涤滤疫病环境中的朽坏空气,当然,它们也有一定的消疫毒、除异味之用。这款怪异面具,可被视为是医护领域口罩,抑或是防毒面具的先祖。

现在看来,这一整套服装设计还是有许多严谨细节以及造型创想的。所以,鸟嘴的造型,也曾启发了许多时尚达人,成为他们设计资源库中的经典素材。只是,这种时尚风潮背后却暗藏如此深重的代价,可谓是颇有警世意味的风尚。

如此披挂上阵的医生们,乍一看,其形象有些惊人,实际上,这套服装在当时的疫病防治中,并未起到强力效用,但凝聚其中的仁厚博爱之心,精进研发之思,却令人铭感。虽时代隔绝,但那些“鸟嘴医生”们,同当下的各国医护人员一样,均为悍勇精干的最美逆行者,也是临危受命的坚毅强者。

鸟嘴面具还有过一个小插曲。当惊悚的疫病在欧洲结束后,这个独特形象却经过了时光的淬炼,褪去了使用功能,渐渐成为一种欧洲文化符号。在威尼斯狂欢节中,人们就经常会见到此种面具的形影,在欢沸的人群中穿梭,尽管这是一场假面节庆,却隐含着警钟效应:想要永沐光明,就不要忘记那黑暗的曾经。岁月静好的生活,是在苦难中曾经竭力挣扎的人们,用血泪换来的,从某种程度上说,不忘记黑暗的过去,就等同于珍视眼前的一切人事物。

同奇诡的欧洲防护服相比,当下医护人员的防护服套装可谓是精密无隙,其阻断病毒感染的效果更为鲜明。但穿着它,医护人员显然要承受身心重压。一位位白衣天使的奋斗身影,也敦促着我们反思,如果减少一分对于自然的侵犯,定会减轻一分医者的压力。

口罩与防护服,两种柔软却坚韧的利器,在历史长河间,它们为医者助力,并护佑着病患。在大家协力同心的努力下,这场时疫能够尽快过去,全人类可以恢复正常的生活秩序。这场苦难带给我们的精神上的冲击,恰是一种逆增上缘,希望它能化成坚毅、博爱、谦逊、敬畏自然的无形力量。从而,我们生活的地球,能够在正向的循环中,不断释放出温厚的光芒。


13810132550
浏览手机站